马鞍山新闻在线_马鞍今日新闻_马鞍山新闻

国际锐评丨种族歧视缘何成为美国社会无尽的 “噩梦”?

admin

  连日来,美国反种族歧视抗议活动持续举行。当地时间29日下午,数千人走上威斯康星建基诺沙市街头举行和平示威,为日前遭警察枪击受伤的非洲裔男子雅各布·布莱克呼唤公平和正义。而在28日华盛顿举行的纪念马丁·路德·金《我有一个梦想》著名平权演讲发表57周年的集会上,面对数万名愤怒的反种族歧视游行示威者,马丁·路德·金的长子坦言,美国非但没有变成他父亲所期待的那样,相反正处在一场“噩梦”之中。

  这样的现实令人痛心。回想1963年8月底,美国非裔民权运动领袖马丁·路德·金曾在林肯纪念堂前发表演说,希望“我的四个孩子有朝一日,可以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度里,在此人们不根据他们的肤色,而是根据他们的品行来衡量他们”。然而57年过去了,美国系统性种族歧视不仅没有得到改观,反而呈现变本加厉之势。

  今年3月,路易斯维尔市非洲裔女子布雷纳·泰勒在家中被搜捕毒贩的警察闯入枪杀,然而警方并未在泰勒家中发现毒品。今年5月,明尼阿波利斯市非洲裔男子乔治·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跪压窒息而死。大约一周前,基诺沙市非洲裔男子雅各布·布莱克被警察从背后连开七枪而瘫痪,当时他年幼的三个孩子就在汽车内目睹了这起悲剧的发生……

  从滥杀无辜到夺命跪压,再到连续枪击,美国警察针对非裔公民的恶性暴力事件以及“双标”执法,一次次刺痛美国社会的敏感神经,激起全美越来越高的反种族歧视抗议声浪。那么,究竟是什么导致种族歧视这道美国社会的疮疤始终难愈?从历史和现实中,人们不难找到答案。

  在16到18世纪,进行资本原始积累的一些西欧国家势力闯入北美,带来奴隶制度。非洲裔美国经济学家托马斯·索维尔在其著作《美国种族简史》中写到,当时大量非洲人在违背其意志的情况下被贩卖到了美国,“肤色在决定美国人的命运方面,显然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”。1661年弗吉尼亚通过北美第一部明文确认奴隶制度的“永久性”法律,并由此殃及到奴隶的子孙后代。到南北战争爆发前的1861年,全美黑奴人数约达400万。

  尽管针对非洲裔的种族隔离制度在20世纪中期之后逐步被废止,但囿于国内政治架构、历史传统和意识形态,美国的种族关系从未得到根本改善。2016年以来,美国的白人至上主义呈现回潮之势,2017年夏洛茨维尔右翼极端势力游行及其后发生的种族主义恐怖行为,给美国的种族关系蒙上更重的阴霾。

  在这一背景下,美国的执法与司法实践领域的种族歧视现象愈发显得突出,少数族裔的基本人权被肆意践踏。联合国当代形式种族主义、种族歧视、仇外心理和相关不容忍行为问题特别报告员曾指出,美国执法当局杀害和残暴虐待非裔情况严重,且很少受追究,非裔成年人被监禁的概率是白人成年人的5.9倍。正如布莱克的父亲所控诉的,“现在美国有两个司法体系,一个是白人的,一个是非洲裔的,而针对非洲裔的司法制度却未能正常运行”。